谁与独息

晴乐 烟花祭(大概是下文。。。)

挤过了拱桥,再走一段路便是开阔的草地。刚才的热闹喧嚣渐渐没有了,只有时不时绽放的烟花发出噼啪的声响,停歇了,可以听到若隐若现的蛐蛐似有似无地在的叫唤,轻轻地,生怕惊扰了这静静的夜。
  浅草没脚,微沾夕露,一对对恋人席地坐在草坪上,执手共赏烟火。
  挑了一片没人的地方,晴明牵着神乐坐下。女孩微微偏过头,靠在晴明肩上。他没有躲开,反而伸手为她捋了捋头发。这是不是代表他默认了他们之间的关系?这样想着,女孩嘴角不禁染上一抹笑意。
  一声烟花炸响,拉回了她的思绪。
  艳艳的紫红,随着炸开的声音分成无数流星般的点,那样绚烂,瞬间把夜空照得如同白昼,也照亮了身边年少的脸庞。她这才惊觉,他竟也在看着自己。来不及看他双眸中是什么样的感情,她就急忙移开目光。他也在同一时间转开了头,佯装在欣赏烟火。两人尴尬地红了脸。
  接下来她只敢乖乖看烟火了,看得久了,未免无味,偷偷瞥过去,竟又与他目光相接。
  她咬唇,站了起来,对上他的眸子,一幅视死如归的模样:
  “晴明,”
  也不知是出于心理作用还是烟花祭已接近尾声,天上的烟火炸响的声音已变得稀疏。
  他也随她站起,低头看着只到自己胸前高的小丫头。
  她抓起他的一只手,把自己手上的什么东西放在了他手上。他低头,手中赫然是一个香囊,可惜天色暗,看不清生涩却细致的秀纹,只闻到香气伴着晚风迎面扑来。
  她几乎不敢看她,结结巴巴道
  “晴,晴明,我……”
  “喜欢你”三个字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,只好硬生生改口成“余生还望多多指教”。
  神乐叹了口气,真是讨厌自己关键时刻的懦弱,现在不说,以后,哪来这么好的气氛呢。
  罢了罢了……
  她转身欲拉着他离开,却突然被他先拉住了手。
  “我喜欢你,神乐”
  他磁性低沉的声音一字一顿,清晰传来,此时此刻,烟花的响声、蛐蛐的叫唤仿佛都消失了,晚风也吹不散脸上的热量,神乐只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。
  “余生也望多多指教。”
  
  

评论(2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