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与独息

算是晴乐的小段子……

  “化妆的人呢!阿妈的口红还没涂啊!诶,公主用这个色号的口红比较好看!”
  “阿爸真的不戴假发吗?好吧,银发王子也无妨……”
  …………
  因为『灰姑娘』的童话剧,今天的阴阳寮格外忙碌。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
  “公主安静地沉睡着,王子凝视着她的睡颜,最终忍不住向她的唇吻去……
  “公主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,缓缓睁开眼睛,苏醒过来……”
  …………
  “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……”
  …………
  “咔!
  这次很棒诶,接吻的时候借位完全看不出来啊!”崽子们称赞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看到刚结束表演的晴明,崽子们的表情忽然凝重起来。
  阿爸唇上……
  他们可不记得阿爸有涂过口红啊!
  
  
 

圣诞礼物

(:з」∠)_超级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:з」∠)_文笔渣
(:з」∠)_多cp(茨草,酒红,博狼,晴乐)
   圣诞快乐,食用愉快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茨草
  “茨木大人,圣诞快乐哦!”
  黛色马尾的少女蹦跳着跑过来,脸红扑扑的,把一个包装精美礼盒递到茨木童子面前。
  茨木眼底泛起笑意,揽过人儿亲了一口:“小草就是我最喜爱的圣诞节礼物。”
  
  酒红
  “喂,酒鬼,圣诞节快乐。”
  红叶有些不自然地别过脸,又不自然地伸手撩了撩一头黑发,另一只手中捧着礼物盒。
  她的手指白嫩纤细,指尖染着红色甲油,这双手仿佛比手中那个精巧的礼盒更加精致。
  受宠若惊的酒吞一时不知道该先握住她的手,还是先接过礼物了。
  
  博狼
  “博,博雅大人……试试我织的围巾吧!”
  战场上英气的白狼,此时只剩少女的腼腆害羞,手中托着一条做工精细的围巾。
  源博雅欣然接过。她为织这条围巾一定费了不少心思吧……
  啊,很温暖呢,就像她一样。
  
  晴乐
  年轻的阴阳师站在远处,看着坐在院中的短发少女。
  少女看上去有些惆怅。“送晴明什么圣诞礼物好呢……”啊……快来不及了……
  晴明快步过去,横抱起正犯愁的少女,在她唇角印上一个吻。
  神乐因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愣住,晴明唇角却不由自主有了上扬的弧度。
  那么……他要享用他的圣诞礼物了……
  
  

我要下车!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

        * 一个短篇
        *ooc!!!
        *小学生文笔(小学生:我文笔没那么差😂)
         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竟然敢发出来。。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的,我只是把你当妹妹,”他用足以将她的心击个粉碎的力度,一字一顿,“仅,此,而,以。”
        她闭上眼,泪水从眼角滑落。
  “可是,晴明,我对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他却默然转身,打断了她。
       “行了,如果你放弃你那种不可能的想法,也许我还可以像以前那样对待你。”
  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“像对待妹妹那样吗?我不稀罕!”她骤然大吼,随即颤抖着蹲下身去,按任绞痛的心口,“你曾经许我的承诺,你都忘了吗?”
  他背对着她。
  没有回应。

  “我们初见的时候,你抱着我,你说不要为失去记忆害怕,我们可以相依为命……”
  “那次我为你挡刀,你说以后不许这样,你会心疼……”
  “还有那天,雨下得很大,你为我撑伞,你说你会照顾我一辈子……”
    “你说御魂你来打,危险你来抗……你还说会待我好,我们会一直在一起……”
  “忘了吗?你都忘了吗!”
  她狼狈地跪在地上,心口的疼痛几乎要使她昏厥。
  他的声音冷冷的:“呵,一些不足挂齿的小事而已,谁知道你会这么较真?”
  她愣住,泪却流得更凶了,原本破碎的心似乎又被他碾压而过。
  原来……这样吗
  一切美好的回忆对他来说都只是微不足道的敷衍吗?也许换做是别人,他也会这样说,而她心中所有最最珍贵的回忆,也都是她自以为是的幻想罢了……
  心愈发厉害地痛了起来,痛得她无法呼吸……
  
  
  
  猛地睁开眼,头顶是熟悉的纱帐。
  她正躺在床上。
  原来……只是噩梦
        她大口喘着气,剧烈的心跳久久难以平复。
  眼角还有未干的泪,她抬手去擦,却瞥见那个最熟悉的人,正坐在她的床边,他的一缕银发垂到了她床上。

  “怎么了?噩梦吗?”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,想要替她拭去眼角的泪,手却被她一把抓住。
  “不要离开我好不好……我梦见你不要我了……我好害怕。”
  “好了,乖,我不一直在这吗。”

  她把头埋进他怀里,又哭了起来。他甚至感觉到她的泪已经浸湿了他胸前的衣襟。
  “如果……你只是把我当妹妹的话……那么,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罢……”她咬着唇,像是下定了很大决心才说出这样的话,“在你看来微乎其微的照顾……会让我以为……喜欢你,是有希望的……”

  下一秒,她感到他紧紧抱住了自己。
  “当然是有希望的,因为……我爱你啊。”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糊了转性晴明
233333333333333333

抱来的台服截图……
咳咳,晴乐好甜啊!
分分钟想去台服……

字丑画丑……
咳……
别嫌弃……